首页
今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长廊 > 恩师———九月,献给您(外一章)

恩师———九月,献给您(外一章)

日期:2017-09-08 09:41:19 作者:吴春萍 责任编辑:wyc2016 信息来源:新闻中心 点击数:

恩师———九月,献给您(外一章)

吴春萍
 

  忆惜昨日求学路,几番殷勤几番苦。弄笔翻纸心潮涌,灯烛师恩影动处。
  从别后,忆相处,魂牵梦萦与君述。若师若友长相梦,今宵且把空笔舞。
  ——偶作《鹧鸪天.忆昔》一首以为题记于教师节敬献恩师。

  俗话说:“江有源,树有根。”也许是因了教师节出生的缘故,我对为师者的敬爱之情由来已久——虽然从小就向往做一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而现在依然与做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无缘;但每年的9月的这一天,在又长了一岁的这一日,我又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恩师们,我想在心底由衷地喊一声:“恩师——九月,献给您!”
  因为,九月,当我们想往远方那片美丽的风景地,心儿像鼓点咚咚擂响的时候,是您——敬爱的恩师,牵引着我们一路踏歌静悄悄的东流小河沟,踩着遍地沁人的花香,蹦蹦跳跳来到大地那蕴情的温馨怀抱;于是乎,一江的江水笑了,火红的天边也笑了,和我们一块儿快乐地笑红了脸。
  笑红了脸的江边有缕缕炊烟在轻飘慢舞,向大地渲染着我们的笑语欢颜。不一会儿,闻着香味儿的鸟儿飞来了,同我们一起唧唧喳喳地进餐;一江的江水也闻询赶着趟儿来了,哗啦啦同我们一起水战;周围的群山也童心大发似地跑近来围观。哦,老师,曾经稚嫩的我们围着您在秋日金灿灿的艳阳里像展翅飞翔的鸟儿一样欢,像只只花蝴蝶一般在同一顶晴空下五彩翩然。哦!原来,我们欢呼着充当了顽皮的演员;您,理所当然是杰出的导演,是愉快的教官!
  九月,我们献给您——恩师!因为,九月,当我们想往远方那片美丽的风景地的时候,是您——敬爱的恩师,教会了我们怎样去看自然、人生中的每一道风景。
  车上,一班同学此时正观赏着窗外目不遐及的风光。那窗外的风景的确很美,比校园里的还美——视野中,近的,无论是菜地,还是稻田,到处都呈现一片郁郁葱葱,使人油然而生一种心旷神怡之感;而公路两边一闪而过的各种大树,则不够那么尽责尽职地把枝枝丫丫大老远旁逸斜出到路中间拍打着南来北往的货车客车。而远的,蜿蜒的群山连绵成一条巨大的苍龙,在一望无际的云雾里朝车后游去。窗外的风景里时而也传出大家的谈笑风生。
  同学们一直都注视着窗外,但视线一直都滞留在某些点上:坐立右面的望断右面的景致,坐立左面的望尽左面的景致,唯独没有谁透过挡风玻璃望前面或回头望另外一面;只有老师您,才透过挡风玻璃目光炯炯地望向前后左右。边望,你还边和大家一起谈笑、指点:“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亮晶晶的智诚发自您的肺腑牵出人生各种各样生动的风景且方且圆。
  九月,我们献给您——恩师!因为,九月的清晨,很早很早呢,当我们望过朦胧胧的晨雾,望过雾霭后边的那扇窗口,便能望见里头已闪动的光晕,很明很亮,似星星,若月亮!因为,九月的深夜,很晚很晚了,当我们凝过凉悠悠的夜幕,凝过幕霭后边的那扇窗口,便能看到里头还跳动的光晕,很明很亮,似星星,若太阳!哦!那跳动的光晕里,有已生华发的恩师您,孜孜不倦地寻找最佳座标以便能更好地“传道、授业、解惑”……哦!那耀动的光晕,好明好亮!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老师——吃一辈子粉笔灰,讲一辈子熟透了的教材;在物欲横流、充满种种诱惑的现实社会中,您像一片绿叶、一朵慧兰、一丝春雨,托着红花、散着幽香、暖着人心,把知识的种子撒向大地,让更多的人发出自己的一份光和热;多么平凡,但这又是多么不易而伟大的啊!
  所以,九月,献给您——恩师!

电脑王 娃娃王

  在赵家湾,有个远近闻名的电脑王,他叫赵山。不过,在赵山被远乡近村的人称作电脑王前,大家因为他在家排行老二,又常常叫他赵二娃。
 前年,赵二娃因高考相差3分而落榜——大学读不成了,他还气得差点跳进了赵家湾的那条滚龙沟;后来仔细想想,自己都直伸舌头:幸亏当初犹豫了几分钟,并没有真跳下去……
 横竖琢磨来琢磨去,在县城上中学时就喜欢电脑的赵二娃终于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要把父母给他准备来读大学的钱拿来在离赵家湾不远的镇子上开个小网吧并兼营打字、复印等业务。父母起初并不同意,但俗话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疼他的父母最终还是拗不过他的坚持。
 于是,赵二娃的电脑店开张了。由于这当时在赵家湾左右还是头一遭,比别人抢了两年的先机——上天可能觉得让他以3分之差而没有上成大学对他太不公平,接下来就该补偿他一样:在命运之神的格外眷顾之下,他的生意竟出奇地好!也许这也正应了“物以稀为贵”的道理吧。
 日长夜短,两三年下来,赵山这个名字反而被人遗忘了;而一说电脑王,人们则马上翘起大拇指称赞他:“不错!年轻人,有干劲!”
 而电脑王读过的赵家湾中心校就在山脚下,从村子里到小学校要过一条不宽但也并不怎么窄的小河——也就是他当初想要跳下去的那条滚龙沟;娃娃些来回都必须打滚龙沟过。天晴时,水不深,乡下孩子不讲究,裤子袖子一挽,手牵着手也就过了;可一遇上下大雨的时候,小河沟可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猛涨起来了——而一遇到那样的鬼天气,渡船的影儿是根本就瞧不见的;毫无办法可想的娃娃些除了唉声叹气地转回家外,学肯定就只有等水消了时再去上的了!就为这事,村里多次请求镇政府帮忙在滚龙沟上造一座小桥,方便娃娃们上学。可求了一次又一次,镇政府却始终没有解决,只推口说:镇上也有镇上的难处,大家要理解和体谅……
 终于有一天,人们从电脑王家院坝路过时,看见院坝里有几个木匠正和电脑王说着什么。大家七嘴八舌地说开了,电脑王也该修房打家具成家了。但不多久,当大家看到滚龙沟上已经在架一座木桥时,谜底才最后揭开。
 又过了不多久,镇长陪同县里的教育局长再次前来赵家湾中心校视察,并想在小学校里增加一名当地的代课老师。走在滚龙沟的小木桥上,他们才象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地惊喜道:“啊呀!这桥是怎么修起的?”
 “是电脑王啊!”在桥边干活的人们不约而同地赞叹着。而局长等一行人却纷纷瞪大了充满疑惑的眼睛:“啥子电脑王啊?”这时,也在附近地里干活的队长赶紧上前解释道:“电脑王,就是我们赵家湾高中毕业回家开电脑店三年的赵山啊……”经过这么一解说电脑王的事,大家也一致认为电脑王当这名代课老师是最合适不过了。
 于是,电脑王边经营他的电脑店,边试着努力当好这名代课老师。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已匆匆而去。而电脑王教的那个班,娃娃们也特给他长脸——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他们取得了期终考试全县同年级第一名、及格率100%的优异成绩。
 今年末,电脑王的美名再一次远播四邻八乡;而且,由于他自己也不断努力完善自身,终于在一年内不光刻苦自学取得了大专文凭,并且通过了七项技能考核,顺利拿到了教师资格证书——最终,电脑王从一名代课老师转成了一名正式老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