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长廊 > 静拥一片花开

静拥一片花开

日期:2016-10-10 10:56:14 作者:王永梅 责任编辑:wyc2016 信息来源:新闻中心 点击数:

静拥一片花开

王永梅

  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你是我可以装进眼眸的风景。伸开双臂,世俗的我即刻可以将你拥入怀抱……

  落叶划过立秋的分界线。笑脸,生长成秋雨里低矮的篱笆。我蘸着雨滴,写下一些长长短短的诗行,描摹虚幻的爱情,描摹思想,描摹血液里流失的点点铁质……让自己长长的发辫虚构故事,虚构青青垂柳,虚构月色盈盈,虚构一地的鸟语花香。

  若时光静止,让我向这片绵延六公里的花草下跪。远离世俗,虚构一万次完美的邂逅,贯穿青春与思想的主题,虚构人生完美的爱情。

  面对纳灰河温柔的低语,让我临水而立,用花香荡涤我的灵魂。让波斯菊、孔雀草、鸡冠花、千日红成为接近你的唯一方式。我无法虚构自己怎样在竹林旁临水的长椅上沐浴我这俗世的肉身,隔着纳灰河看对面的波斯菊娉婷摇曳,让一地的花香折叠成万峰林脚下最美的图画—因为自己就是此情此境中真实的存在的角色。像那些傍晚回归的鸟群——化为纳灰河的水和这绵延千里的形态各异的山峦,或如蹲牛,或似伏兽,一一向着远方,它们是在打探幸福的密码吧?

  很多时候,情绪,处于一种病态,提不起精神,放不下慵懒,仿佛尘世中所有的好,已经全部从空洞的眼神里出逃。可是无论站着、坐着还是卧着,也阻挡不了时间从指缝间流过。我只能用把一粒酸枣塞进嘴里的形式,把所有的沧桑和脚下的土地融为一体……

  那些谢了又开开了又谢的花朵,不是人群中明明灭灭的七情六欲?缘聚缘散,我还要读多少佛经,才能不让我在万物深处迷失?我还要修炼多久,才能把那些灼伤自己的俗念逼出体外?我有着比我头发更多、更长的烦恼,每天我把自己缠绕其中而不可自拔,我想叩问蓝天白云:我要怎样才能够回归本心的宁静?滚滚红尘,有几人能够剪断这世俗的羁绊,不被贪、嗔、痴、慢、疑五毒噬心?

  幽清的小道散发出不可捉摸的神奇,让我无法亲近云儿的洁白,无法疏远风儿的呼吸,更不敢去亵渎阳光的温暖……停停走走,我只是想在这条路上找一个地方,卸下我的疲惫,停靠我的惆怅,我是在这条路上寻找我自己么?还是想以行走的方式,在纳灰河的波光中,在云影外,在盛开的花瓣上,在娇嫩的花蕊中——谛听尘音和天籁?

  一朵花或许称不上是风景,千万朵花在这广阔的田野上妖妖娆娆地站立能不让你怦然心动?紧走慢行,鸡冠花静默不语,波斯菊和五色花随心而为,单瓣的、多瓣的,随风摇曳的,娇羞地躲在绿叶丛中的,含苞欲放的、半开的、全开的,姿态各异的花朵白的纯洁;红的热烈;紫的深沉;粉的妖娆;红白相间的神秘……娉婷婀娜的花朵让人眼花缭乱。刚刚还觉得鼻尖下的这朵是最美的,可是等抬起脑袋时才发现另一朵更美。如若我对真、善、美苦苦的追寻可以为我的来世修得一个圆满,请允许我将这片花海供奉佛前……

  徜徉在花海之中,常常会有农人扛着锄头和你擦肩而过——我真的不想再去花大把的光阴,让永无止境的苦恼塞满胸膛;让困难揉皱我的脸孔;让尘世的风霜过早地漂白我的长发;我更不想让那些本和我无关的琐琐碎碎撑破我的内心,从里面溢出痛苦的泪水,把我推向崩溃的边缘……我想在这千万片花瓣上打坐,想这里千万朵花蕊中读经诵典,让沧桑的心悟透生活的曲折和生命的高贵——难道无论身处怎样的逆境,都要懂得自己讨自己的欢心,走自己喜欢走的路,无悔无怨也是一种境界?

  我知道,我来或者不来,各种各样的花儿仍然在风雨中、在阳光中绽放自我,仍然会为这片土地撑出一个彩色的世界;我念或者不念,纳灰河畔的垂柳依然万种风情;河里波光依然闪烁跳跃;小小的鱼儿仍然成群结队地在波光云影间逍遥自在……

  悠长的小路,还在曲折蔓延——花开花谢,繁华三千,终归老去的是哪些属于我们的光阴;只是,在我们跌跌撞撞地走过人生浮浮沉沉之后的耄耋之年,你会不会还在浪漫之外浪漫?你会不会还牵着我的手?和我一起摇摇晃晃地走在这滨河步行道上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谢?你会不会还对着千万朵盛开的花和万里长空,张着豁了牙瘪了的嘴嘴高喊:我爱你……

  我知道,我是世俗的——在咫尺,你不是我的向往,却是我的依恋,是我可以装进镜头、存放进内心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