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长廊 > 秋风吹来咸菜香(外一篇)

秋风吹来咸菜香(外一篇)

日期:2016-09-19 10:46:47 作者:王举芳 责任编辑:WYC2016 信息来源:新闻中心 点击数:

秋风吹来咸菜香(外一篇)

王举芳

  路过一家酱菜店,一股咸咸的咸菜香沁入口鼻,不由得想起母亲的咸菜。

  母亲做的咸菜,别有味道。秋风凉,地里的花生熟了,母亲推着小推车,一个人去地里弄花生,因为父亲要上班,我们要上学。弄花生的季节,回到家里,常常只闻到夹杂着泥土香的花生味。母亲忙着把花生绑起来,运到屋顶去晾晒,顾不得做菜给我们吃,但她有办法让我们“大饱口福”。她剥一些鲜花生,再剥一些大蒜,先把花生捣碎,再把大了,母亲把汤连渣都倒进缸里,视缸大小兑入适量清水,加入辣菜疙瘩,放上粗盐,盖上盖子,就不再管它,让它腌着。

  辣菜疙瘩需要腌好多天才能入味,而我们总是迫不及待。母亲看我们馋得紧,等辣菜疙瘩稍稍入色,就捞出一个来,切成丝,拌上辣椒或者大葱,那种咸香,足以让我们胃口大开。

  霜降过后,要弄萝卜了。萝卜运回家,母亲又开始忙碌了。

  母亲把那些黄豆挑洗干净,放进锅里煮,煮好的黄豆放进盆里,就放在日头底下晒着,晒至半干,盖上盖,放在那里让它发酵。不出几天,上面就长出一层白醭,然后再晒干,加盐、加水,放那酱着,豆豉咸菜就做好了。

  母亲把萝卜清洗干净,切成片,放进一个大的瓷碗,挖一些豆豉咸菜倒进去,用不了半日,就可以吃了。萝卜片又硬又脆,豆豉咸菜咸香,一硬一软,相得益彰。

  又是秋风凉,却再也吹不来母亲做得咸菜香味,我摈住呼吸,用力嗅着,远处,秋阳下的母亲,正在忙着腌咸菜。

 

在秋天看月亮

 

  站在窗前,遥望着远天,秋日的夜空如此蓝净,让思绪也变得明澈起来。一轮明月斜挂在窗前,播撒着诗意的清辉。

  秋天的月亮,浸洇着多少相思、多少离愁,年年岁岁依旧。故乡的月亮圆了,却圆不了心中的怅廖感觉,于是“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远离故乡,每天在尘世的缝隙中奔波,忘记了春天花有多红、夏天草有多绿、冬天雪有多白,唯独忘不了秋天的月亮那么纯洁明亮。

  那时我们年纪尚小,你爱谈天我爱笑。你说你喜欢秋天,你说秋天的天很蓝、云很白,月亮很干净。那时的我们不懂得什么是相思、什么是离愁。

  青春正好的年纪,我们知道了什么是青梅竹马,也知道了那个关于月亮的凄美的传说。你说我们要携手到老,要花好月圆,不要遥遥相望的冷落凄清。我使劲点点头,并指着月亮说:天上有明月,心中的情意便不会老。

  转眼,你远渡重洋多年,离开你的日子,我喜欢上了唐诗宋词的缠绵,喜欢在我们分别的秋天抬头遥望天空,看看那一轮清幽的月亮。看着看着,便看出一页页的心酸、一行行的苦泪和无限深情,托明月说出我的相思,我仿佛听见你说:“只要明月在,定伴彩云归。”

  天上的明月清光依旧,掬一捧月华入怀,我感到了它的凝重,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个寂寞素娥、清冷玉蟾的往事。

  明月啊,在你“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的时候,你可曾听到那声声“今夜明月入尽眼,不知秋思落谁家”的哀叹?原本轻灵的你在秋天的月圆之夜,总是会勾起人们“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思乡、思亲之情,让人千里念行客。

  在秋天看月亮,看不尽的思念、看不尽的凄楚哀怨。但这思念、哀怨,必定因着心底那个幸福、甜蜜的期盼而生。这样想来,有思念和哀怨的人,何尝不是一种幸福而又令人羡慕的事呢?

  心中有思念,心便不会老去;秋天有明月,秋便不会老去。把情感托一轮明月传递,团圆的信念便穿越千年的时空,永远明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