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长廊 > 中秋记忆

中秋记忆

日期:2016-09-14 10:38:55 作者:耕 者 责任编辑:wyc2016 信息来源:新闻中心 点击数:

中秋记忆

  小时候,我们似乎可以没有“六一”,可以没有“国庆”,但是,却不能没有中秋。如果说春节有好吃的,值得怀念,那么,中秋节好吃好喝兼而有之,成为小伙伴们最喜欢的节日,那就不奇怪了!

  记得中秋节那些天,父母的“政策”会宽松些,我们邀约三五伙伴,早早计划,关于应该怎么过中秋,常常是争得面红耳赤。早期的时候,大多是做“月亮粥”,好吃不好吃,好玩就行。后来,农村境况好了些,父母便时常给些零花钱,平时节约下来,大家“AA制”,把零花钱集中在一起,也可以到镇上买点水果、糖食之类,在月亮下找个草坪、空地随意摆放,然后一群人在月亮下追逐打闹,自由地喊叫着、唱着,直到食物被扫光,瞌睡袭上头,才歪歪斜斜地回家。

  偶尔有那多事的,背着父母,偷了家里的烧酒出来,小伙伴们开始还狐疑不定,经不住诱惑,便你一口我一口喝起来,不几下,便晕了。那些年正热播《少林寺》《醉拳》,小伙伴们趁着酒性,便也耍开来,“黑虎掏心”“泰山压顶”“鲤鱼打挺”“金鸡独立”,一招一式,虽不敢讲像模像样,至少是尽力了。

  这样的中秋,我过了若干次,每一次都意犹未尽,记忆深刻。之后,每一年的内容都有或多或少的变化,但是,过节的热情却没有丝毫减缓,等待下一年的中秋,那是很难熬的。后来,上了高中,上了大学,逢中秋时节,至多也是三两好友聚在一起,一包花生,一壶包谷酒,大家席地而坐,胡乱扯些天南地北的事,表示个意思便草草收场。

  回到宿舍,总感觉似有什么事情未做完,总感觉这些中秋有些索然无味。因为心里太多的话,不是一壶包谷烧就能顷尽的。生活中很多事,也不是吵吵闹闹就能释怀。到了一定年龄,再好的朋友,也都各有各的计划,各有各的打算,各有各的想法,想讲的话都不愿讲了,想表露的心迹,也都只能藏在心头。世故也好,城府也罢,个人的问题,最终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只能自己承担!

  记得在师范院校时,一个中秋节,我拒绝了好友的邀约,在明月当头时,独自一个人拾级高高的烈士陵园。沉重的脚步里交织着是复杂的情绪,要毕业了,该怎样开始我的人生?父母老了,该怎样膝下尽孝?诺大的社会舞台,我这柔弱的双肩,该怎样承载生活的压力?该怎样生存?当我到达烈士陵园顶峰的时候,孤影冷月,负手仰望星空时,竟有清泪滑出眼眶……

  参加工作后,我已然不太习惯折腾。中秋之际,我选择在家陪伴父母,尽管我已然品尝不出食物的味道,但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还是想方设法让食品堆满桌面。吃不吃是一回事,有没有又是另外一回事。在陪父母的过程中,反而是一杯又一杯的苦茶成了节日里最美的琼浆。我喝着很苦,但是心里很坦然!

  这些年,每临中秋节,心里便莫名地发虚。买什么?吃什么?怎么过?似乎都不是重要的。心里面一直在想,中秋节是哪天?会放假吗?那天几点下班才能接到远在市里读书的孩子?是先去老家陪父母,还是买点什么去看看岳父岳母。想了很多,盘算了很久,在心里草拟了很多个计划,然而,总觉得都有疏漏,总觉得都不圆满。于是忐忐忑忑、坐立不安,惶惶地等着中秋节的到来。

  而事实上,我也想多了。父亲来了电话:“小孙孙我去接回来了,下班后你直接回家吧!”妻子也说:“娘家那边的东西我送过去了,你有时间就过去看一下,没时间就算了。”听了这些话,我放心了不少。但是,想到有好些天没见到家人,心里还是很急。人在办公室,眼睛虽然盯着电脑屏幕,却不知道该浏览什么!时间总是过得很慢!

  其实,不再怀恋过去的美食、不再留恋过去的自在生活,并不意味着不在意中秋。恰恰相反,等待中秋的心情比过去更迫切!想到父母如同村头的老树那样沧桑,心里百感交集。我一直在想,与他们相聚的日子渐少,我该珍惜;孩子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能该给他们多一点父爱。在孩子成长的路上,我该多陪护一程。这是责任!

  或许,三十年前的中秋,是为自己过,是父母陪我们。三十年后,是我们陪父母、家人,应该为他们过。

  中秋是个团圆的日子。心里有爱、有亲人,才是真正的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