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长廊 > 中秋明月情(外一篇)

中秋明月情(外一篇)

日期:2016-09-14 10:38:07 作者:魏益君 责任编辑:wyc2016 信息来源:新闻中心 点击数:

中秋明月情(外一篇)

魏益君

  “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每到中秋节,我就会想起山东青岛,想起坐落在青岛市八大关的,济南军区第一疗养院里那轮温柔的月亮。

  二十年前,为纪念邓小平为植树绿化题词十周年,我授命济南军区后勤部,赴鲁豫两省采访撰写基层部队植树绿化的典型,最后一站就是济南军区第一疗养院。

  赶到疗养院时,已近中秋佳节。我们住进了一处外观造型新颖别致,室内布置清新淡雅的房子。推开窗子,是满眼的绿色和悦耳的鸟鸣,空气中弥漫着海水的味道。

  我们正在欣赏,门开了,进来一个清秀恬静的女孩,笑着说:“欢迎首长来青岛疗养,我是这间房子的服务员兼医生,有事尽管找我。我姓张,叫我小张就行。”

  看来她把我们当成首长了。接下来就是一套量血压、试体温。我们受不了这种待遇,如实相告:“以后这一套就免了吧。我们不是什么首长,是军区派下来采访的。”

  女孩很认真,说:“军区派来的就是首长。”我们笑笑,不再辩解,随她去了。

  下午,院领导来看望我们,对一旁的小张说:“这两位是军区来的记者,采访我们疗养院绿化美化的事,抽空你负责陪二位到院区转转吧。”

  转眼中秋节到了。这天晚上,我们应邀参加了疗养院组织的中秋活动。回到住所时,一轮明月水洗般悬在夜空。每逢佳节倍思亲,我们突然沉默寡言起来。

  这时,门开了,小张拎一瓶酒走进来,说:“知道你们睡不着,别闷在房里了,走,到外面赏月去。”

  我们来到房外,坐在树下的石凳上。小张从包里掏出几样小菜,又让我们打开那瓶酒,说:“你们是文人,一定喜欢月下小酌,何况今天又是中秋的月亮。”

  微风轻吹,送来阵阵海水的涛声,月光皎洁,映照着小张那表情生动的脸庞。我问:“小张,你想家吗?”

  小张说:“咋不想啊!虽然我家离青岛不远,但也不常回家的。”

我说:“我也想家了,想爸爸妈妈,想爷爷奶奶。”

  小张就一阵安慰,并立即举杯,说:“那就祝家乡的亲人身体健康,中秋快乐!”

  其实我和小张的年龄不相上下的,应该是我安慰她。我立即主动起来,说:“我们做个游戏吧,谁输了谁喝酒。”小张马上应承。

  月光下,我们朗朗地笑着,把一轮圆月笑的柔情似水。没想到,小张竟先输了两杯,看我们不好意思,小张说:“没事,我爷爷爸爸都喝酒,我也跟着喝过,有量。”

  在一阵微醉中,我们结束了月下小酌。那一夜,我睡得特别香甜,并做了甜甜的梦。

  几日后,我们完成采访,并写出了长篇通讯《太平角里有仙境》。

  告别疗养院时,小张仍是那张甜甜的笑脸:“欢迎再来!”

  我说:“或许以后没有机会再来疗养院,但我会记得你!”

  是的,二十多年过去了,我真的再没去过青岛。然而,在每一个月圆之夜,一种思绪总被月光打湿一回;特别是每年中秋,当看到空中那一轮丰盈的、温柔的月亮时,一种温热便油然而生……

 

月饼里的秋愁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又逢中秋,我又闻到了月饼的香味,想起了当年母亲自己制作的那个月饼,心中,便弥漫起淡淡的秋愁。

  我的记忆里,中秋节对于农村并不隆重,秋收秋种,人们忙碌在收获里,耕种在田间里。在意的人家能吃顿水饺和月饼,大多数家境不好的人家忽略了这个节日。我们家就是这样,七口之家,父亲身体不好,只有母亲的姐姐是田间的劳力。

  那年暑假开学,没多久就到了中秋节。那天,村里的二胖拿着月饼到学校显摆。二胖他爹在县城上班,算是村里有钱的人家。月饼的香味把我们馋的不行,中午放学后回家,看母亲正在院子里翻晒大豆,我说:“今天中秋节,咱们家也吃月饼吧。二胖他们家都吃月饼了,真香!”

  母亲看看我,好像很是愕然,尔后头也不抬地说:“二胖他爹吃工资的,可咱家没钱,月饼很贵啊。”

  想到月饼那浓浓的香气,我较真说:“人家过节都吃月饼,就咱家哭穷,玉米、大豆、高粱,卖了不都是钱吗?”

  母亲看我这样,停下手里的活,愁苦地说:“孩子,你知道什么,虽说是秋天收成了,可粮食能不能接济到来年春上,还不知道呢。你爹有病,常年吃药,那得花钱啊。一家人口一家天,咱跟人家不一样。”

  听着母亲的话,我不再说什么,低头边走边嘟囔:“我就想吃回月饼!”

  晚上放学回家,弟弟妹妹们就跑告诉我说,咱家有月饼吃了。我赶紧跑进屋,桌子上,几个黄灿灿的月饼摆放在盘子里。我回身看看母亲,母亲笑着说:“咱自己做的,尝尝好吃吗。”

  我拿起一个,咬了一口,虽然没有二胖他们家的月饼酥软得掉渣,但很甜很香。

  母亲做的月饼用白糖和面,里面放了核桃,花生,杏仁等,这些都是我们家有的。月饼大小不一,形状还不规则,但吃着却很香。

  看我吃得香甜,母亲就柔情地说:“以后每年都让你们吃上月饼。”

  母亲的话让我一阵神伤,弟弟妹妹们或许只吃出了月饼的香甜,只有我吃出了别样的味道,一种秋天的愁绪。

  果真,后来每年我们都吃上了月饼,母亲自制的月饼。每吃一回月饼,就添一份秋愁,就有了一份对这个家庭的担当。

  再后来,日子好了,月饼的样式也五花八门,但不论月饼怎样翻新,每吃一回,我就会想到农村人家对秋收的期盼和对日子的算计,吃出的仍然是淡淡的秋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