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长廊 > 猫说

猫说

日期:2016-03-18 08:58:55 作者:哑石 责任编辑: 信息来源:新闻中心

  一个属于自然,一个收归樊笼,猫大约可划拨为野猫和家猫。野猫行踪诡异,难以言说,放任它自在山林中野去吧。

  现今有无野人存在还待考证,按照“非野人”的地域属性或者其它指标,人大概也被某些人简单地分为城市人与乡下人,依样画葫芦,家猫自然不外城市猫和乡下猫。

  凡生灵都有天职。人以群分,教师传道,农民种地,厨师掌勺,警察抓贼,以此类推,猫抓老鼠,可堪为动物界的警察,因为老鼠就是不折不扣的小偷。

  做了二十年的乡下人,同乡下猫打了二十年的交道,家中为防鼠计,亦养猫不断。说是养,其实不过给猫提供了一个栖身的场所,一个相对固定的管辖范围罢了,猫多身手敏捷,昼伏夜出,动而有功,捕鼠自足,能力强者除保安本家,还经常越界办案抓贼,置于墙角的那碗油拌米饭,只是以备不时之需和换换口味的辅食。

  进城后不再养猫,却见识了不少城市猫,它们或嗲声嗲气依偎于主人臂弯撒娇,或慵懒地瘫躺在阳光下晒皮子,或扑弄一个圆球寻求刺激,顺便显摆身手,饿了张嘴就有吃不完的肉,困了歪头就是锦绣华被,清一色肥头大耳,毛皮光鲜。不见它们一身正气当“警察”,不见它们虎虎生威抓“小偷”,我甚至怀疑,它们那惯于扯弄沙发的牙齿,从未尝过老鼠的滋味。

  城市的每个角落,老鼠依然流窜作案,少了你追我逃的亡命,葬身猫腹的危险,它们生活悠闲,于城市中穿檐走壁,越墙过沟,吃得体态硕壮,胆大的竟然不惧人,人莫奈其何。寄望于药物,且不料人善发明,老鼠也长于“进化”,年年药之,鼠患不减。好在人毕竟聪明,将住所拔高,居高临下,再围笼自保,只把底层留给老鼠溜达。却忘了家中那蠢物一样的宠物,原来才是自然法则中克敌制胜的法宝。

  此消彼长,人为之。想到管它黑猫还是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一语,不由得有点怀念实在、勤劳、管用的乡下猫了。我倒以为要治理这一状况其实也不难,把养尊处优的城市猫统统扫地出门,“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让它们接接地气,学会“劳动”,并在享受劳动的成果中找到乐趣,增强责任感,老鼠自不敢胆大妄为。因为站在生命的立场,人猫同理,人只有“劳动”才能像个人样,猫只有“劳动”才不负一身猫皮。

  怀念乡下猫,只是我写这篇文章的一个引子,真正的由来是:一日凌晨和妻子出门,一只猫从巷子里闪出,身形灵动,嘴里叼着一团毛茸茸的黑物,竟是那可恨的老鼠!在城里生活多年,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我不由激动了一下,伸手一指,破口而出:“老婆,快看,猫抓住了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