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长廊 > 窗中画韵(外一篇)

窗中画韵(外一篇)

日期:2016-03-18 08:58:10 作者:王举芳 责任编辑: 信息来源:新闻中心

  写文久坐,两眼昏花,踱步窗前望向窗外,正是黄昏,晚照给树林镀上一层金色,归鸟在树枝上你一句我一句的唱情歌,路上归人匆匆,树林下的家院,一位年轻的母亲领着年幼的孩子,笑容在脸上跳啊跳。

  折回身走向客厅,再回头看窗,已是一幅夕照树林图。高楼的玻璃墙反射着太阳的光辉,明亮且温柔。窗子把窗外的世界框成一幅画,有了局限,也有了余味。

  我喜欢上了这奇妙的窗中画。

  清晨,亮丽的阳光透过玻璃唤醒我,我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扑进阳光的怀抱,带着满心的欢喜。远处的草地被窗子剪成一片小草原,任凭我思绪的马儿在上面飞跃驰骋。微风中轻摇的绿树,只三枝两枝,就构成了一片浓荫。

  多美的窗子啊,轻轻一推,便是清新宜人的新一天!

  蜿蜒着长长的遐想,品味午后的窗中画。

  窗中风缓缓地吹进来,那棵芙蓉树真美,细巧的叶随风曼舞,像仙子舞动轻柔的纱。窗台上的海棠花着一身罗红,不胜娇羞,似是遇到了最初的恋人般。寂静的楼道里传来脆响的足音,打破了四周的寂静,接着三三两两的脚步声响起。哦,那第一声脚步的脆响,原来是轻轻的暗号,虽在画外,却是灵动之笔,瞬间让窗中之画活泼起来。

  记得乡下的老屋,也有一扇大大的窗。窗前的阳光最多,我喜欢坐在窗子前,画阳光。布满画纸的阳光,那么亲切,就像父亲的肩膀、母亲的手,多年以后,是我的温暖之源。

  窗前有棵香椿树,还有一棵石榴树,它们在窗的一角,枝影婆娑,娴静的女子般,窗中画便有了诗意情长之韵,总是让我生发出无限遐思。

  一个落雨的下午,我匆匆望向窗,不经意的一眼,便被吸引。那幅画不大,因为窗子被窗帘遮住了一半。窗外的树林荫影成了黑色,窗台上的茉莉花疏影横斜,瘦瘦的清骨,随意洒脱。那盆千日红一朵初绽,红色的花瓣在雨中淋成淡淡的粉红。雨儿还嫌不够艺术,密密细细的雨点继续渲染,渲染出柔柔的意境。我像一个等待的妇人,满腹相思,超离尘俗的被搁在画的一角。

  小小的窗,时时刻刻描绘出不可复制的画,不可复制的美,它不声不响,悄悄间就换了新画,谁都没来得及保存下那些绝笔之画。

  那一天,我指着窗户,让别人看那些绝美的窗中画,别人说:小小一扇窗,有什么好看,不过一个小小的剪影而已,窗子外面的世界才是精彩的。我终于缄默,再也不说起那些精妙的窗中画,只用我心灵的眼睛,去感受它的独特之美。

  一扇窗中一个世界。

  一扇窗是一幅流动的画,只要敞开心灵,处处是俯拾不完的美。

 

流年芬芳

 

  乡下的老家,有个小小的院子,每到春天,母亲便在院子里的空地上撒下各种各样的花种。几许春风,几场春雨,院子的墙角旮旯全都冒出来丝丝的嫩芽,星星着眼,好奇的看着这个神奇的世界。

  天气暖起来了,杂七杂八的植物,按着自己的季节,开出自己或碎小或雍容的花朵。

  劳累一天的母亲,喜欢在晚饭后搬了小凳儿,坐在廊前,安静不语。我也学着母亲的样子,搬来小凳儿,坐在母亲身边。母亲闭起眼睛,我也闭起眼睛,一会儿马上睁开,母亲还在闭着眼睛。我禁不住问母亲:“妈妈,你在干什么?”

  母亲睁开眼睛,抚着我的头说:“我在闻花香啊。”我耸动鼻子使劲闻,除了闻到一些泥土的气息,哪里有花香的味道?

  今天想来,是母亲心灵的芬芳浸香了小院的泥土。

  移居城市,母亲也跟我们进了城。小小的楼房,找不到一丝泥土的痕迹。我知道母亲喜欢花,买了几盆桂花茉莉放在阳台上。春夏之交,桂花先开,轻风吹拂,便有淡淡的清香飘进室内,却不见母亲在乡下闻花香时那般陶醉的样子。

  我说:“风动桂花香。这桂花香,淡淡的,真好,闻着感觉自己都安静古雅了呢。”

  “能闻到的花香怎能算是真香呢?”母亲轻轻地说。

  那年坐车路过故乡,我特意回了老家,是个阳光晒热的夏天。打开院门的一刹那,我惊呆了,满院子的花,甚至淹没了院子中间那条通向房门的路。

  原来,你撒下几颗花种,收获的是经久不息的芬芳。

  我摘下几朵花,轻嗅,啊,香极了,甚至陶醉了,那些童年所有的记忆随着香气出现在我眼前。猛然想起:外婆也是爱花的人,母亲的童年也是在花香中度过的。

  小心的摘下几朵花,连同小小的枝叶。我要带回家制成标本,让它芬芳流年时光。

  母亲病逝、失掉工作,心情极度落寞悲伤,便移走了家里所有的花,因为它们的香让我心痛。

  那天在阳台独坐,忽听对门邻居说:“看,我种的金鱼草开花了!真香!”

  此时的我,忽然释然了——逃避伤痛不亚于掩耳盗铃,就像花香,藏在每一缕风里,任你怎样躲都躲不开。

  那就坐下来闻一闻花香吧,让伤痛记忆、沧桑变化,开成一朵花,清香我们的灵魂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