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长廊 > 红与黑

红与黑

日期:2016-03-16 09:19:49 作者:哑石 责任编辑: 信息来源:新闻中心

  春雨下得似乎懒得停歇,上贵阳,奔织金,直到转回兴义,雨声仍是日夜滴答。

  到贵阳和妻子的家人汇合,是为了一同到织金猫场给86岁的外婆拜寿。10年前,刚彻底离开校门,我就和当时的女友现在的妻子一起到那个地方小住过。3年前,外公过世,我前往致哀。如今是第三次。

  一路风雨。我们赶到时,从四方独来或相约而至的晚辈们已经围满了火炉。育有7个子女、现有20个孙子18个重孙的外婆端坐主位,面容清瘦,背直,目炯,银发如雪,齐整,慈祥而安宁地看着一批批散在各地的瓜归附在自己这棵藤左右。婆婆一眼就认出了我,说我们来一趟不容易。往返近8百公里,当然不轻松,可外婆是我和妻子在祖辈上仅存的一枚硕果了,能多见一面,多喊一声婆婆,就多一份福气。所以我俩错过了正在贵阳举行的毕业10周年同学会,也不觉得有多可惜。

  妻子忙着给外婆换新衣,洗脚,剪指甲,子孙们围炉搓麻将,谈笑间,满屋热气,舅妈带着儿媳准备晚餐,花猫蹲在炉上懒懒地取暖,大黄狗摇着热情的尾巴出出进进,未成年的重孙辈最是活泼,于玩闹中培养亲情。外婆说能看到四世同堂,做梦一样高兴。

  分辈叩拜祝寿,两岁的侄儿牛牛五体投地,如朝圣者般虔诚,惹得大家哈哈笑,唱生日歌,切蛋糕,吃了两顿热腾腾的烙锅,歇了两晚,就到了各回各家的时候,在拐杖的搀扶下,婆婆蹒跚到路口,目送儿孙们一批批迎风面雨远去,雾重如罩,婆婆的心当在浓雾里散在四方,追随并指引天南地北的儿孙。

  离别小有伤感,但欢聚的喜悦和热闹仍可供归途回味。当晚,随岳母一家回到贵阳后,妻子上网,惊叹地告知我从刚参加完同学会的同学处得知:李世华已经逝世,是我们班上走的第一个人,而且是在两年前。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这是我今年以来听到的最为可惜的事情!

  中等身材,微胖,话短,一团和气,始终保持着农家子弟的朴素本色,这是大学四年李世华留给我的印象。因体型富态,大家戏称他为“李老板”,他也友好地笑着答应。除了平时友善地交往,我和他之间可堪一说的就是串寝室时互相递上的一支烟。

  散落天涯而后相忘江湖,大抵是同窗免不了的结果。毕业十年,各分东西,各忙其事,音书两断,心里偶尔怀念起那些单纯的时光,也只是默默祝福大家都能在纷繁的世间坚强地活出自我,没想到第一次得知他的消息,竟是永别的噩耗,一个两年前就该知道的噩耗。

  转回兴义,翻开毕业纪念册,又看到了那张宽胖善意的脸,不过这次真是隔世了。“同窗四年,你人好,诗也写得好,我爱读你的诗,你的诗如烟如雾又如行云流水,十年后,望能珍藏你的诗集,珍重!”这是他给我的留言,字体方正饱满。不知我给他写了些什么。惭愧的是十年已过,我这匹“瘦狼”没能出得集子,只能在深夜燃起烟雾,其中的一半是对他的祭奠。

  窗外雨声如诉,屋内夜凉如水。忽然想起东坡“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和陶渊明“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之句,心顿时平衡起来,算是“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