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 富贵

富贵

日期:2016-02-26 08:47:24 作者:耕者 责任编辑: 信息来源:新闻中心

  富贵想来也是而立之年了。然,他一点也不富,一点也不贵。每一次看到他家那刚由草房修整成的瓦房,我都是用眼睛的余光在瞟,也不知道是不敢看,还是真怕那一袭尴尬把我包围。
  富贵的父亲肯定是希望这孩子大富大贵,所以才给他起了这么个希望满满的名字。但是,他那一代人没有如愿,下一代估计也很悬。记得他也似乎努力过,在村中行事很小心,至少没得罪过人。又或许,他也不敢得罪谁。他补过皮鞋、打过短工、还摆摊刻过印章,说起来也算手艺人。无奈,读书不多,终于没能摘掉穷帽、拔掉穷根。四十岁出头,竟然莫名其妙地死在家中,倒在门槛旁。村中有那幽默的,说到:“嘿嘿。像死一只鸡。”
  富贵原本还算机灵,虽然四岁才会走路,但是后来,手脚确实不是一般的快。偶有那建房撒高梁粑、撒银钱的,他个头小,在大人们的脚跟后转来转去,捡到的粑粑和银钱数他最多。父母翘起大拇指,不住的夸他能干、好样的!那时,父子两满是褶皱的脸,在自豪中舒展开来,眼睛也眯成线。
  上小学、中学时,据老师反映,富贵还是很聪明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是中上水准。但是,在一个很正常的日子里,也就是差不多还有个把月就要中考了,他却一溜烟跑到了沿海城市打工,一去多年。偶尔回来,还拿出一些叫不出名的烟发给我,满脸的褶皱,呲牙中分不出是谦虚还是尴尬。我尽量装出不以为意的神色,实则还是很害怕与他过分亲密。
  去年,听说了他的一些事。大致情节是,结婚了,没生孩子,老婆莫名其妙跑了。母亲在外面打工,他呆在家,常常到村头的小店去赊面条,都欠下上千账了。知情人士说,他吃面条是基本不放油的。我问:“那,他在家做什么事没有?”回答是,去帮人家做过一些泥水工,但是力气太小,又常常借故不上工,人家不要。现在天天睡大觉,睡到自然醒。
  一次,村里有人家办喜事。母亲从外面寄一百元钱让他随礼,他看到村里有人在墙角“挖豹子”,便也玩了几把,输了一半,只剩50元,也将就随礼。村里的规矩是,红白喜事,豪赌三天,这,或许也不能完全怪他。
  今年春节,也是老规矩,三十晚上“抢红钱”,村里同样摆上几桌。富贵也来了,破天荒摸出十数张“红牛”,也不知是天生没赌运,还是老祖公不保佑,十数张“红牛”慢慢转到其它赌友手中,最后,富贵是失魂落魄、偏偏倒倒离开赌桌的。
  第二天一大早,便听到富贵的母亲嘤嘤啼哭。“你个不成器的憨包儿呐,那是人家政府送的春节慰问金,就这样赌输了。这日子可怎么过哦……”
  听到这些,写到这里,我在想,这农村,怕也不是那么纯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