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 顶效古今谈

顶效古今谈

日期:2015-07-24 09:45:07 作者:黄正书 责任编辑:zhx2014 信息来源:
最近看到一部由贵州民族出版社2011年出版的全面介绍黔西南旅游的大书《黔西南文化旅游指南》,在介绍到顶效的“历史沿革”时写到:“直到清嘉庆三年始建兴义县,顶效则为兴义县属地”。这可不对了,是作者的“想当然”。
其实,顶效划入兴义县辖至今不到100年。
顶效历史悠久。在远古时期,这里就有人类居住。从顶效猫猫洞古文化遗址出土的文物就充分表明,早在距今1.2万年前的旧石器时期,人类的祖先就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从有关历史文献和近人的研究文章中,我们了解到,今贵州境内,黔南、黔西南和黔中广大地区,土著民族为古百越人的后裔布依族(元朝以后称为“仲家”、“苗仲”等)、仡佬族(历史上相当长一段时期称为“俫”人)以及水族、侗族等(苗族则在这些民族形成之后从两湖等地陆续迁来)。大约在东汉以后到南北朝时期的四五百年时间里,原属云南东北部的彝族势力强大起来,逐渐向贵州境内发展,最后征服了这些地区的土著部落。这样一来,黔西北、黔西南的大部分地区均为彝族统治。“济火闽支第十九世名为易翁者,约当齐、梁时期,有三子,长子阿台出走东南,占据顺帅格地,考为今兴义;又命他的儿子(名失载)分据霭外,考为今捧乍(属今兴义县);次子阿轮,也向东南外侵,占据阿外格地,考为今盘县……”(王燕玉著《辨罗殿国与罗氏鬼国》)。明初朱元璋“调北征南”之后,消灭了元朝的残余势力。为防止当地土著民族闹事,就在这些地区的交通要道、关隘路口驻扎军队,建立了不少具有军事性质的屯堡。但在其余地区,行政上仍沿袭元制,仍然依靠已经归附明朝的各少数民族土司管理。在兴义境内有三大土司(黄坪营、布雄营、捧乍营),两个所(中左、中右所)。但夹杂其中的一些村寨,并不全属“三营两所”。如顶效、楼纳、阿红三个布依族聚居村寨,均属普安州(后又称普安厅,即今盘县)鲁土营彝族龙氏土司辖下的“插花村寨”。
什么是“插花村寨”?史书上是这样解释的:“唯地多插花,莫名其故。或当日平定入版图时,献村寨者各就其便。献何处有司,即隶何所管辖。以故地多插花云”(《兴义府志?卷首》)。大约在明朝以前的某个时期,彝族势力发展到兴义境内时,顶效、楼纳、阿红等村寨的头人们,就投到了鲁土营龙氏土司麾下。从此,世世代代几百年来,由于龙氏土司长盛不衰,因此年年向其贡赋纳粮。遇有战事,还要派出青壮人丁,成为土司的土兵,为其卖命。
这种状态持续了若干年代,直到清朝终了。
民国3年(1914年),兴义县署奉贵州巡按使署令,与邻县第二次划拨插花地段时(兴义县第一次与邻县划拨插花地段是光绪三十一年,即1905年),顶效、楼纳、阿红等处才正式划归兴义县辖。因此,顶效为兴义县属地,至今(2012年)只有短短的98年历史。
当然这只是行政方面。在军事上,清朝以前史无记载。清嘉庆二年(1797年)南笼府(今安龙)爆发了规模空前的布依族农民大起义(史称“南笼起义”或“王囊仙起义”)。起义烽火迅速漫延整个黔西南地区。当时顶效虽然人家不多,但已成为交通要道,在军事上有着重要位置,因此在此设汛驻军。“顶效为东路之冲,故设汛。其地则普安厅之插花地也”(《兴义府志?卷首》)。“顶效汛,在县城东五十里,设把总一,汛兵五十,内存汛四十五,塘兵五”(《兴义府志》)。顶效汛为黄草坝一营九汛之一,管军头领为把总,正七品武官。南笼王囊仙起义被镇压以后,次年(1798年)黄草坝设县,称兴义县,调整行政区域,但顶效、楼纳、阿红等未划入兴义县,仍隶属于普安厅鲁土营龙氏土司辖区。
由此可知,顶效这一名称,早在清朝初中期以前就有了。那么,顶效这个名称是怎么来的?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兴义准备修县志。县史志办公室的人来到顶效区公所,召集有关人员座谈。当问及“顶效”的来历时,在座的人大都一脸茫然。曾任过多年顶效村干部的姜廷海、韦文祥两位老人说,顶效街上有丁姓和肖姓人家,可能是因这两姓人家定居于此,于是将这里称为“丁肖”。时间长了,这里就叫“顶效”吧?
笔者时任顶效中学高中语文教师,也有幸参加这次座谈会。笔者当时说,顶效街上固然有丁、肖二姓,但二姓人家不多,不是顶效大姓;他们迁入顶效的历史不长,不可能以他们的姓氏作为村寨名称。“顶效”这个名称源于布依语。
离顶效街上不到1000米,有一个布依族聚居的村寨,寨中有一口水塘,下有阴河相通,因而终年不涸,塘边大树密布,藤蔓缠绕。布依语把有水的地方,如水塘、水滩等称为“顶”(或“定”、“丁”);蓝、绿等颜色称为“夭”。布依语为倒桩句,译为汉语,则称为绿色水塘,蓝色水塘。更文雅一点,即称为“绿荫塘”。塘畔的村寨,即称为“顶夭”寨。
这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布依古寨。传说这个寨子的古人们原先居住在寨子后面的大山顶。人们用水则到山脚下西北面后来称为“大龙潭”、“小龙潭”的地方取。有一年夏天,山顶上一户人家喂养的母猪,带着猪崽,天天往山下跑,滚得一身稀泥回来。但人们每天到龙潭取水,却不见母猪。后来人们跟踪母猪下山,才发现东面山脚下有水。人们把水上的藤蔓清除干净,才发现这口四五亩大的水塘。水塘边的岩隙中,还涌出几股泉水,清清亮亮,往塘中流去。此后,山顶上的人家,陆续搬下山来。水塘周围,逐渐形成了村寨。
明末和清朝初中期,人们往来于南笼和黄草坝之间,绿荫塘畔是必经之地。从郑屯经双山、新屋基,来到绿荫塘畔,从这里经下新寨,到马别,跨过马别河到黄草坝。绿荫塘边的寨子里,建有马店,供过往行人们歇宿。直到清中后期大路改道,这里才逐渐变得冷清,淡出了历史。
现在的顶效街上,在清中期以前的若干年间,一直属“顶夭”头人管辖,这里自然也称为“顶夭”。清中期以后,交通逐渐发展,这里成了交通要冲,兴仁、安龙、兴义三县交汇地,各地移民到此定居的越来越多,使这里自然形成附近杂居区中较大的集镇。“顶夭”一词,汉语较拗口,说起来别扭,于是逐渐衍化为“顶肖”、“顶效”。绿荫塘边的“顶夭”寨,则称为“顶效大寨”。
顶效的集市,原址在今绿荫村小学所在地,大约是清末民初才迁到顶效街上的。至今八九十岁的老人们还记得,顶效街上和顶效大寨为争场坝,双方还发生过几次小规模的械斗。因清末时顶效街上已形成较大集镇,人口众多,人强马壮,地方势力远远超过了顶效大寨,顶效大寨只好甘拜下风,拱手让场坝迁出。更主要的一点,顶效街上已形成三县交汇处,占尽地利之便,场坝自然非顶效街上莫属。
离顶效不远,有一个叫“细纳”的寨子也是布依语音译。“纳”为田坝,“细”与“西”音相近,布依语“西”为“山围田,河穿田”之意,相似汉语“中间有一条河流的小盆地”。距细纳寨子不远的楼纳村寨,也是布依语音译。“楼”与汉语同音同义。“楼纳”译为汉语,为“梯田旁边的寨子”或“田坝旁边的房屋”。
地名是人类社会在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得以发生和形成的,它折射出这个地方历史的变迁和民族的构成,以及社会和经济的发展,是人类社会活动的产物。“顶效”等一大批地名的产生,就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
“顶效”从它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是一块风光宝地。顶效以其肥沃的田地,优越的地理位置悠美的自然环境,勤劳的各族人民,历来是兴义的重要产粮大区之一。改革开放以来,顶效各方面的发展更是有目共睹。南昆铁路通车后,兴义火车站设在顶效,更为顶效的腾飞插上了翅膀。上世纪90年代初中期,顶效成立了经济开发区。其生产总值,从1992年的500多万元,增长到2011年的36亿多元,财政收入增长到3.5亿多元,超过了黔西南州的一些县。
顶效旅游资源丰富。国家级风景名胜区马岭河峡谷,其主景区东岸就在顶效境内。驰名中外的绿荫村贵州龙化石、猫猫洞古人类遗址,布依族查白歌节,这些都是顶效响当当的高级别名片。此外,马别古榕树,绿化桃花谷,楼纳民族村等,也是吸引游客的好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