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 顶效查白《蒋坤阳碑记》

顶效查白《蒋坤阳碑记》

日期:2015-03-23 10:31:32 作者: 责任编辑:zhx2014 信息来源: 点击数:

顶效查白《蒋坤阳碑记》

原著 清·道光 程延俊 译文及解读 王仕学

原文:蒋公讳坤阳者,川之巴郡人也。生于蜀西终于黔南。其行事倜乎远焉,缘公暨崇祯末年由蜀属里筲箕湾移黔之黄坪营,七世于兹矣。先徙寓顶效,后居上木笼,偕配夫人潘氏,育麟嗣者三,伯季皆不祧,惟仲君芝藻者承先启后,即公之成家子也。公雅量渊涵,守忠厚,重信义,轻财货,胸智仓芒不发,億则不中。时际大清征吴,清军酷酒无所得,公往货之,常十倍他市。居积数年,赀绰于用第。

译文:蒋公讳坤阳是四川巴郡人。生于四川西部终老于贵州南部。他做事超然高远,很不一般,推究蒋公崇祯末年由四川下属的筲箕湾移居贵州的黄坪营,在这里已传七代了。先迁居顶效,后居住在中木笼,与原配夫人潘氏,生了三个孩子,老大老三没有进入祖庙,只有老二芝藻先生承前启后,算是蒋公延续香火的儿子了。蒋公心胸宽阔,坚守忠厚,注重信义,轻视钱财,心智旷远但不显露,无法让人猜到。当时刚好大清政府征讨吴三桂,清军酷爱饮酒但无法买到,蒋公就去贩卖,价格经常十倍于其他市场。积累了好几年,钱财用度绰绰有余。

原文:黔毒夷处占凤求凰,只客数氏交,相娅婚嫁实靡所择,兼悍苗常结党肆窃掠,睚眦即披身去,并于而家,官远法疏,虽差兵莫制。故公于康熙初岁携家回原籍,途次先夫人病,足抵里遂赴瑶池,公不经堪舆竟穴牛眠。继置良沃二十余亩,近山隅隅,下有井旧名蝦蟆井,取劂泥近且独易耕作,免争凌,不朽基。不意康熙四年五月既望,忽雷电震空,氤氲匝地,风咋咋,雨淋淋,房宅几至摆簸,及旦往窥,则桑田悉变石渠,或者以为此蝦蟆精也,或者又谓妖变之害。匪今伊始,自古而然,勿足怪异。

译文:贵州心肠不好的夷人霸占好的地方还想更好的地方,只同少数人家交往,外来人家恋爱婚嫁实在没有选择余地,加上凶悍的苗民经常成群结队肆意偷盗抢掠,一点点小矛盾就转身而去,并影响到许多家,官远法疏,即使派兵也无法制止。所以公于康熙初年携家带口回原籍,途中先夫人生病,快到家时死去,公不经风水先生踏勘就下葬了。接着买二十多亩良田沃土,附近的山很高,山下有井旧名蛤蟆井,取泥土近且容易耕作,没有争议,地埂不易坏。不料康熙四年(1665年)五月十五,突然雷电震空,雾气罩着大地,风呼呼地吹,雨哗哗啦啦地下,房屋几乎要簸起来,等到天亮去看,田地变成了淌水的石沟,有人认为这是蛤蟆精,又有人认为是妖怪变的灾害。蒋公认为这种情况不是现在才开始有,自古就是这样,用不着大惊小怪。

原文:独为公之庭业计,不禁惮憾者之久。公时弗享□□遇,不忍淡然离桑梓,念久之于西,亦犹客也,又复带子归黔,营宅故第。噫,间阻星驰一已不堪想!往返者至于再且于三,销乏劳顿,莫此为极。然公卒未尝恕。

译文:单单为蒋公的家业打算,不禁担忧遗憾了很长一段时间。蒋公当时没有融入原籍家族的感觉,但不忍心淡然离开家乡。想到长久生活在原籍,终究好像外人一样,又带着儿子重新回到贵州,修整老屋。唉,其间艰难险阻,时光流逝已不堪回首。来来往往一而再,再而三,旅途疲惫,没有比这些更艰难了。但蒋公最终不曾放弃自己。

原文:钦者敬闻公康熙四十年除夕团圆饭,弥天细雨,朔风对面不能了了。俄一黑骡装载突入,举家惊也。公出侦视,查无一人迹。迟之又久,并绝羁兆,权命货贮于室,骡系于槽。朔二无耗,直到初三日暮,有客根寻至家,白为滇人,询确当下承应,客欣然曰:本不相欺,骡背载银二千,兹幸物在则金必完。公曰:然,是封守以待君久。即请客亲自秤验无差,客泪涕跪谢曰:先生之恩,感篆中怀,愧铭肺腑,愿以百金代庖酒寿。公坚辞。增至二百,减至五十,辗转者数,公亦辞。为间客婉请曰:愿留此骡为君代步。公始诺,其所谓临财毋苟得者。与客次饭,回随带裘毯等物登堂相谢,公峻拒,至形于色,自此过门亦不复云酬矣。

译文:听说康熙四十年(1701年)除夕吃团圆饭的时候,满天细雨,寒风吹得面对面都看不清。突然一头黑骡装载着东西闯进屋来,全家都很惊奇。蒋公出门去查看,没有人的踪迹。迟疑了很长时间,就将货物解下来,暂时叫人将货物放在屋里,骡子拴在马槽上。到了初二也没有什么消息,直道初三太阳落山的时候,才有客人寻找到家,说自己是云南人,丢了牲口,蒋公盘问准确后才答应让客人去看骡子。客人高兴地说,实不相瞒,骡子驮了两千两银子,所幸驮的东西都在,金银一定是完整的。蒋公说,是的,封存起来等您很久了。马上请客人用秤来称,检验不差毫厘。客人流着泪跪下感谢说,先生的大恩,铭刻在心,永世不忘,愿以百金酬谢。蒋公坚决拒绝。增至二百金,再拒绝。又减到五十金,几次辗转反复,蒋公都拒绝了。一会儿客人婉转地请求说:愿留这头骡子代步。蒋公这才答应,这就是遇到钱财不随便获取的奇事。接着与客人吃饭,客人回旅舍取来皮衣毯子登门致谢,公坚决拒绝,生气已经体现在脸色上,从此这位经过蒋公家就不再讲道谢的事了。

原文:一日客又至,付骡与客,替绑贩驮,上下必回报。曰赚钱几何许,公亦悠之。约七八年积金二百,公复卖十二头骡为之,命仲君藻与客贩驮,旬年有八未折一骑,储蓄万金,称素封焉。阅及后嗣,门楣寝昌,人文蔚起,继继承承,永守勿替。

译文:一天客人又来了,蒋公将骡子牵给客人,替客人绑好货物,蒋公要求客人从云南到两广来回必须告知。至于赚了多少钱,蒋公毫不关心。七八年间积二百金,蒋公又买了十二头骡子参贩运,叫二儿子芝藻参与贩运。八年多没有丢一匹,储蓄万金,人们称蒋公为未受封的侯爷。后代子女,人丁兴旺,人文蔚起,继承延续,永远不断绝。

原文:诗曰: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兹所谓天道,是耶,非耶?□□山野喜欣宠附龙门,不堪作房兰之式,陋增鹿尾,犹复挨老马之师。

译文:有诗说:天道无亲,常与善人。这里所说的天道是对的吗?是错的吗?山野之人希望得到提拔使用,不愿在家受妻室之累,犹如老马还要受训一样。

原文:因忆稚时贤君偕友夜谈馆次,言昔滇商客黔以避税,故遗金二千后,拾者竟还不昧,此义士也。晚幼耿耿至今,始拜识姓氏,是晚之幸而得大慰私涉也。君子谓公之德泽后,玉笋林立,或可备木天之选,或可充花县之材。伫看璞璠琢去,入贡天子之廷;紫金飞来,用下丹墀之颂,岂不休哉?是敬为序。

译文:于是想起我小时候,贤明的长者和朋友夜晚在旅馆谈论,说过去云南商人为了躲避赋税,所以遗失白银两千两,拾到的人竟然不昧钱财,这就是义士了。晚辈牢牢记住,直到现在,才得结识这家人,这是晚辈的荣幸,心里得到极大的宽慰了。贤明的长者说蒋公的美德泽被后世,人丁兴旺,有的可以供朝廷挑选,有的可以充当县府人才。静看玉石打磨整理之后,奉献在朝廷上,诏书下来,得到朝廷的称颂,难道不好吗?我怀着崇敬的心情写下以上碑序。

大清道光丁未年(1847年)十月初一日吉时旦

一、史料来源

民国《兴义县志·拾遗》,1947年编制。1966年贵州省图书馆复制,抄本,纸质。

二、解读:

蒋坤阳墓位于顶效镇查白村周家湾后山,保存完好。这是一篇包含了丰富历史文化信息的碑文。在一般人的心目中,碑文是简略的,是刻板的,但是蒋坤阳的这块墓碑录的作者是一个高手,文章写得起伏跌宕,故事性、传奇性兼而有之。

“公雅量渊涵,守忠厚,重信义,轻财货,胸智仓芒不发,亿则不中。时际大清征吴,清军酷酒无所得,公往货之,常十倍他市。居积数年,赀绰于用第。”

蒋坤阳忠厚,但精于算计,抢抓机遇与征讨吴三桂的清军做生意,获利颇丰,这需要胆量,这是他掘得的第一桶金。移民贵州与当地土著难以融合,又回到四川原籍,但在那里也待不住,夫人病故,只好又回贵州。这里可以看出移民兴义也是艰难的,几次反复。

“不意康熙四年五月既望,忽雷电震空,氤氲匝地,风咋咋,雨淋淋,房宅几至摆簸,及旦往窥,则桑田悉变石渠。或者以为此蝦蟆精也,或者又谓妖变之害。”

这一段语言描写相当精准。别人怎么说他不管,他坚信“匪今伊始,自古而然,勿足怪异。”

“康熙四十年除夕团圆饭,弥天细雨,朔风对面不能了了。俄一黑骡装载突入,举家惊也。公出侦视,查无一人迹。迟之又久,并绝羁兆,权命货贮于室,骡系于槽。朔二无耗,直到初三日暮,有客根寻至家,白为滇人,询确当下承应,客欣然曰:本不相欺,骡背载银二千,兹幸物在则金必完。公曰:然,是封守以待君久。即请客亲自秤验无差,客泪涕跪谢曰:先生之恩,感篆中怀,愧铭肺腑,愿以百金代庖酒寿。公坚辞。增至二百,减至五十,辗转者数,公亦辞。为间客婉请曰:愿留此骡为君代步。公始诺,其所谓临财毋苟得者。与客次饭,回随带裘毯等物登堂相谢,公峻拒,至形于色,自此过门亦不复云酬矣。”

这个拾金不昧的故事非常有意思,写得曲折动人,人物形象非常鲜明,一个“义”字可谓力透纸背。这个故事发生在300年前的兴义顶效,说明顶效这一线自古就是云南通往两广的要道,并非蛮荒之地。

最后写了作者小时候听到这个故事,对蒋氏家族的仰慕,增强了故事的真实性,表达了对这个家族的祝愿,是飞来之笔。

作者道光举人程图南,字延俊,生卒年不详,曾任兴义县知县。这块墓碑刻于1846年,碑立于顶效镇查白村,主碑上刻有“会祖蒋公讳坤阳之墓”,这就是蒋坤阳去世之后若干代才写的墓志铭,父、祖、高祖、曾祖、玄祖才到会祖,这样祖先的事迹只好采用口耳相传的资料,其传奇性就难以避免,这与碑文文体要求有些差异,似乎碑文不该这么写。但是这种写法反而使该文显得独特,笔势张扬。

大致相同的时间,他还写了木贾《刘士俊墓碑录》,也很有文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