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 鲁屯《李氏族谱序》(一)

鲁屯《李氏族谱序》(一)

日期:2015-01-05 15:22:43 作者: 责任编辑:zhx2014 信息来源: 点击数:

原著 清·道光 福建汀洲知府 李明心 译文及解读 王仕学

编者按:

义龙新区,历史文化厚重,在黔西南州各县市中,地位独特而重要。这些厚重的历史文化,有的则重于史料价值,有的则重于文学价值,有的则重于书法价值,解读其章,自得其乐。从本期起,本报每周推出一期《义龙古典作品阅读》专栏,解读义龙新区历史上那些闪烁着真知灼见的文章,以飨读者。

原文闻之物本乎天,人本乎祖,祖固身之所自出歟!故君子知祖,知祖以谱人,而无谱则不知身之所自出,而涣若凫雁,谱之时义大矣,其不容不修明矣。然,谱者,家之史也,尚乎记实,信以传信,疑以传疑。直以使子孙有知,不以夸矜为耀,藉令稍有未确,其不类于崇韬拜汾阳之墓,正伦鑿城南之河者。几希,是故修谱难,修吾家之谱尤难。

译文:听说万物本源是上天,人的本源是祖宗,祖宗本来就是身体的来源!所以君子知道祖宗,通过修写族谱了解祖宗,而没有族谱不知道自己身体来自何处,宗族四处散落,像凫在水面的大雁,因此修谱的意义就很大了,就不得不编写清楚明了。但是,族谱是一个家族的历史,崇尚记录真实准确,真实传递真实,错疑传递错疑。直到后世子孙知道,不用夸耀的方式炫耀,措辞稍有不准确,那不过与崇韬在汾阳拜错祖墓,正伦开凿城南河寻找祖墓一样。所以,修谱难,修我李氏家谱更难。

原文吾家先世本江苏淮安府山阳县人,明初洪武时,吾始祖员外郎讳文明随平西侯追谥黔宁王沐英南征到普辟土开疆,世袭普之右所锦衣掌印千户,惜未回籍颁请宗牒,而山阳之世系茫无可稽,所谓修之难者一。员外传九世,代有隐德,至吾高祖讳国忠承掌所篆,王事贤劳,浩封武略将军,追念先泽,遂以家乘为急,奈适当时之未造,举事未遑,仅留奉祀纸榜一轴,而支分派别,生卒名行概未之载,所谓修之难者又一。以故迩来吾缵辑情殷,窃恐稍有舛错,难免祖宗怨恫,兼闻昔欧公有云,作谱在子孙之贵显者,使贫晦有所仰,吾自返行能,无可録筭而又止列乡科何堪,受兹重任,以贻后世羞。虽然,避其难而遂不修则后人益无所据,泯泯棼棼又何解,于涣若凫雁之说。

译文:我先祖本来是江苏淮安府山阳县人,明初洪武年间,我始祖员外郎跟随平西侯追谥黔宁王沐英南征,到普安辟土开疆,世袭普安右所锦衣掌印千户,遗憾的是没有回原籍恭请族谱,而山阳的世系渺茫无法考证,这是所说的修谱的困难之一。员外传九世,每一代都无法搞清,至吾高祖讳国忠承担这个职务,为朝廷的事操劳,诰封武略将军,追念先祖遗泽,就以修家谱为急事,但当时没有修谱,举事没有记录,仅留奉祀纸榜一轴,而支分派别,生卒名行全都没有记载,这是所说的修谱又一个困难的地方。因此我向来对编撰家谱抱着很诚恳的态度,害怕稍微有点差错,祖宗难免埋怨威吓,加上听说过去欧阳修公有句话,修谱关注子孙之富贵显赫的人,就会使贫穷倒霉的人有所压抑。吾从告老还乡后,不过是读读闲书,打理的只不过是一些乡里事务,何以敢承担修谱这一个重任,来让后世笑话。尽管这样,回避这些困难就不修谱,那后人就更加没有什么凭据,糊糊涂涂的又怎么破解家族的来龙去脉,宗族四处散落依旧像凫在水面的大雁。

原文吾爰是谨按先正谱法,自吾将军高祖以降,尊而详焉,以明最近且亲之意,由高祖以上至员外始祖知有可考者注之,其不知无可考者,姑阙之,非敢忽也。盖以五世玄孙自别为世,凡远者疏者例得略之云尔。若由始祖进而遡之,受姓之初,虽出于皋陶之苗裔,世为虞夏殷理官,以官为氏,迨周时有讳耳者,方孕时,其母逍遥李下而生改姓李,为周守藏史第耳。后无徵则不敢牵合附会,惟以山阳为宗国,以员外为吾普始迁之祖,而大宗小宗之分,一一准之。员外后之继别,别子以为断,不使有系毫棼紊于其间。

译文:我于是小心地按照先明确修谱的原则,从我高祖武略将军以下,尊显的就详尽,以表明最近最亲之情意,由高祖以上至员外始祖,知道有可以考证的内容就注明,那些不知道又无法考证的,姑且缺空它,不敢丝毫疏忽了。以五世玄孙自为别外一代,凡远者疏者照例简略。如果由始祖进而往前推理,李姓最初,出于皋陶的苗裔,世代为虞夏殷理官,以官名为姓氏,到了周朝有避讳的人,正要孕产的时候,那位母亲在李树下生下孩子,就改姓李,为周守藏史。后来没有证据就不敢牵合附会,惟以山阳为祖宗地,以员外为我始迁之祖,而大宗小宗之分,一一准之。员外后之继别,别子以为断,不使有丝毫混乱在家族之间。

原文呜呼!谱者,家之史也,在六经则如书如春秋,在后世则如纲目诸书。无良史才敢谓其中,书法动合典型,然发凡起例,勉厥无知,而所以重本始辨亲疏,昭世次明尊卑,敦宗睦族之道,已备于此。愿吾族子孙振振绳绳,知所尊重,以俟后之贤能亢宗者拾遗补缺,加厉增华,缮成全书,以为传家世宝,则尊祖敬宗木本水源之意,世世笃洽,奚翅吾之厚,幸如谓君子,知祖而吾之任是役,亦窃附于君子之林。是则,吾又滋愧矣。

译文:唉!家谱是家族的历史了,在六经中就像《尚书》像《春秋》一样,在后世就像书目提要之类的书籍。没有良好的史学修养才干不敢涉足其中,书写原则方法,选材典型,然后拟出凡例,勤勉而借此注重根本,分辨亲疏,昭示世人明确尊卑,和睦宗族,已备于此。希望我李氏家族子孙循规蹈矩,明了尊重,以待后代贤明能干的人光宗耀祖拾遗补缺,加倍增添华彩,写成全书,作为传家世宝。那么尊祖敬宗木本水源之心意,世世代代笃信融洽,我李氏厚重源远,幸运称道为君子。了解先祖而担当修谱这件事,也附会在君子的行列。这样,我又滋生愧意了。

原文此谱系乾隆五十四年余将请咨赴铨时所作藏于文契匣内,封固交先庶慈收存。五十六年余授四川隆昌令,见彼都寅好,高朋颇多,窃原就正,特专差回取。初,不料先庶慈竟不折封开锁,将文契全匣并将差人赉署,余接阅时,尚有谓先庶慈,不慎重之意。迨嘉庆二年苗匪滋事,族中文契被其焚毁者累累,独余之文匣在川,片纸未失,始知先庶慈前此之全匣送署者,乃祖宗使之然也,兹故附録于此,俾后之子孙知祖宗在天之灵,无不可以一诚感格尔。

译文:这份家谱系乾隆五十四年我将要缮写完毕时,藏于文契匣内,封好后交后母收存。五十六年我授四川隆昌县令,见那些地方文化发达,文朋诗友很多,希望就此向他们请教修改,特派专人回取。当时,不想后母竟不折封开锁,将文契全匣一并派人送至隆昌府署,我接读时,还有责备后母不小心之意。等到嘉庆二年苗匪滋事,族中文契被其焚毁的太多了,惟独我的文匣在川,片纸未失,才知道她之前全匣送府署,乃是祖宗保佑这样做的,现收录在此,使后代子孙知道祖宗在天之灵,没有诚意就无法感动他们了。

一、史料来源

选自清道光年间编撰的《鲁屯李氏族谱》。纸质,楷体,手抄本。1922年由李氏家族后人李毓华重印,1988年由李氏家族后人李如盛重抄。1948年民国《兴义县志·人民》收录。

二、作者简介

李明心,字镜涵,鲁屯人,清乾隆三十年举人,一应会试以父母年老,遂不复应试。及大挑,又不赴。五十六年(1791年)任四川隆昌知县。嘉庆元年(1796年)调富顺,后提拔为台湾同知驻淡水,尽力修筑工事抵御海盗,打败安南(今越南)入侵海盗黄胜长,以功任福建汀洲知府,政声颇好。嘉庆十年(1805年)以年老回乡,修府城文庙及鲁屯李氏宗祠,修族谱,热心公益事业,倡导文教。道光三年卒,汀洲人请入名宦祠。死后追谥中宪大夫。

三、解读

这是李明心修家谱之后写的序,讲述了修谱的原则、过程以及修谱者认真谨慎的态度,具有丰富的传统文化内涵。例如“闻之物本乎天,人本乎祖,祖固身之所自出歟!故君子知祖,知祖以谱人,而无谱则不知身之所自出,而涣若凫雁,谱之时义大矣,其不容不修明矣”。起笔高远,从物与天,人与祖宗的本源关系,导出修谱的重要性,没有家谱就像漂浮在水面的大雁,没有根基,因此即使再难也要修谱。

接着叙述了李氏家族的由来,该详则详,该略则略,结合家族史料掌握情况,再次点出了修谱的困惑、难处,确立编写原则,这些不独是当时修谱所遇到,就是今天修谱也面临着类似的困难。根据这些原则,对家谱中涉及的内容进行具体的处理。

最后议论抒情,感叹修谱之艰辛。本来此时可以结束,但笔势又荡开去,写了文稿初成之后保存的小插曲,认为是祖宗在天之灵护佑,使文章再起波澜,有余音袅袅之效。

省文物局有关专家阅读《李氏族谱》之后,称赞《李氏族谱》是全省最有历史文化价值的族谱之一。因为它保留了鲁屯李氏作为世袭千户所掌印官近六百年的历史文化信息,也是研究汉文化与当地土司文化融合的实物资料。